并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

2021-06-17 11:25

北青:两家高端餐饮会所负责人宣称曾经参与了对嵩祝寺和智珠寺的修缮,而且修缮方案经过了文物部门的审批?

从2008年开始至2012年,两座寺庙的文物建筑大部分进行了修缮。据trb餐厅及东景缘公司相关人士介绍,古寺的修缮工作及目前的经营都是经过相关文物及政府部门审批的,佛教协会和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定期也会到寺里走访,“在修建过程的图纸、测量等一系列事务都是经过文物部门确认的。”东景缘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原来寺里没有树,经过跟政府部门长时间的沟通才栽上了松树,地面还种了草,这是为了一旦降雨量过大,植物可以帮助吸收水分,缓解古建筑返潮的问题。”据了解,寺庙在修缮前十分破败,除了堆放各种杂物,院内还有住户,搬迁腾退工作也是由政府部门来做的。

赵建明:根据我们的调查,两座寺庙内的确有部分区域被用作餐饮场所,但并没有发现使用明火等违反文物法律法规的行为。作为文物主管部门,如果发现文物保护单位存在违法行为肯定是要制止的,但是大家通常所认为的很多所谓“违法行为”,在文物相关法律法规里其实是找不到相关依据的,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我们就无法制止。对于拥有合法经营资质的餐饮单位是否能够继续经营,并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

不过,嵩祝寺及智珠寺虽然保存下来,但智珠寺的商业气息已经与古寺的清幽风马牛不相及,而紧挨着的嵩祝寺更是改为私人会所。该院的红色大门紧闭,门口设有密码锁,但并无明显标志。当记者敲门时,无人应门。附近胡同里的老住户表示,嵩祝寺内的“嵩祝名院”为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不接待散客。与之仅一墙之隔的智珠寺经营人员也表示,“那边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从来没进去过,听说想去那里消费,需要找相关负责人预约。”

记者观察,智珠寺保持了建筑的外部原貌。进入寺内,大殿正门可见褪色的墙体和带着裂纹的立柱、横梁,东面的僧人宿舍如今被改成画廊,西面庑房被改造成酒店客房。

赵建明:修缮方案我们是批了的。这两座寺庙历史上曾经长期被相关单位占用。由于缺乏修缮资金,经过我们协调,最终决定由产权单位——北京市佛教协会和使用单位共同引进社会资金对文物建筑进行修缮,但修缮后文物建筑由出资人使用。

昨天中午,餐厅里有10桌左右的客人,据该餐厅销售人员介绍,餐厅每天客人很多,尤其是晚上,“商务午餐也有一至两百元不等的套餐,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贵。”随着“trb”知名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明星、新品发布会也选择在这里进行。

赵建明:应该说目前文物方面的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而且有一定的滞后性。比如《文物法》中只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可以用作博物馆、保管所或参观游览场所,但并没有明确哪些用途是禁止的。嵩祝寺和智珠寺曾经长期被用作厂房,甚至有居民居住,现在用作餐馆,其实算不上改变原有用途。对于开餐馆的经营行为,文物局并没有批准权,但是开餐厅只需要取得合法的经营执照即可,在经营中出现问题,也由工商、卫生等部门管理,文物部门没有这方面的审批和管理权力。

餐厅方介绍,近几年中,经营者也在共同为保护古建做着努力。据介绍,2007年,一位老外骑自行车串胡同时发现了破败的智珠寺,他立即开始四处找投资人集资修缮,为的就是把这座600年历史的古寺保留下来。其中有多位核心创始人在此处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东景缘公司管理者陈女士介绍,“修复这里前后就花了五年。”从明代的印经厂、清代的活佛居所、新中国成立后的民居,到牡丹电视机厂,“我们不但修复了古庙的建筑,也保留了电视机厂后来加建的厂房,只是想保留一种历史和时代的延续性。”

“修复工作可谓不计成本。”陈女士这样形容道,“我们非常小心地比对和挑选修复方式,尽量做到修旧如旧。”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现在我们熟知的希腊神庙等世界遗迹都是按此法修复的。“这种方法比全部拆掉再用新材料按旧图纸重建的方式费时费力得多。”

赵建明:每个省市自治区每年的文物修缮费用是有限的,北京算是全国各地文物修缮费用最高的地区之一。但是最早的时候我们一年也只有几百万元的修缮费用,前两年才涨到1.5亿元,从去年开始政府每年拨款10亿元用于文物修缮和维护。但对于拥有数量众多的文保单位的北京而言仍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通常按照轻重缓急的原则尽量给更多的文保单位拨款修缮,但并不是所有文物单位都能排上,只能紧着最急切的先修。具体到这两座寺庙,引入社会资本进行修缮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我觉得当初如果没有社会资本的介入,这两座寺庙就得不到好的修缮和维护,现在的状况更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院内摆放的却是后现代雕塑,前殿通往餐厅的红墙大殿被改建为酒吧及等候区,记者迈过几百年的石门槛,打开的却是自动感应的玻璃门。整个餐厅完全是现代风格,帅哥美女服务员堪比五星级酒店,在偏殿和后殿里还展示现代油画作品和诸多艺术品收藏,寺内这种混搭的风格还真让人能找到“穿越”的感觉。

记者了解到,智珠寺这家餐厅的老板是比利时人,之所以经营西餐,并将厨房放在了南边院外,也是为了把对文物的伤害降到最低。而餐厅以外的经营区域是由另外一家名叫东景缘的公司负责,两家公司属于合作关系。

客观地讲,嵩祝寺及智珠寺的利用,确实对于文物的抢救有一定作用。有关资料介绍,嵩祝寺及智珠寺原为并排的3座大寺庙,从东至西依次为法渊寺、嵩祝寺、智珠寺。如今,东边法渊寺已经毁坏无存,遗址上建成了“中国进出口银行北京分行”,普通人根本无法再从街面上感受到这里曾经是一组较大规模的佛教寺院群。

赵建明:随着政府每年对文物修缮方面的资金投入越来越多,我们会将更多待修的文物保护单位纳入修缮范围,但短时仍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觉得引入别的资本维护,总比眼睁睁看着文物进一步损毁要好吧。文/本报记者 赵婷婷

北青:这种行为是否涉嫌违反擅自改变文物保护单位使用用途的规定?其经营行为是否经过了文物部门的批准?

北青:此前文物局曾经多次对嵩祝寺和智珠寺内存在高档会所进行调查,为什么两家会所仍在继续营业?

很多刚从故宫游览出来的游客恐怕不知道,距故宫东北角楼仅500米,在沙滩北街胡同的深处还有一处曾与雍和宫齐名的寺庙。这条胡同沿途的小商铺、水果摊、倚路而停的机动车跟京城很多胡同的味道相似,但到了胡同尽头,并排坐落着嵩祝寺及智珠寺两座大寺庙,两座寺庙的外墙上,还清晰可见白底绿字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嵩祝寺及智珠寺”,此外,寺庙外墙上一块锈迹斑斑的“trb”牌子,全称temple restaurant beijing(北京古寺餐厅),则给智珠寺贴上了“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