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全市民营养老床位入住率超过65%

2021-05-29 08:33

政府办养老院应该承担对真正需要的老人的兜底作用。而乡镇养老院虽是公办,但各方面条件较差,服务能力不足,他们主要进行公办民营的体制改革,激发活力。

北京市东城区汇晨老年公寓坐落在朝阳区北苑路,是北京正在试点的公建民营养老机构的一个样本。在2013年11月市人大代表对这里的视察中,有人大代表表示,公建民营养老院是非常好的模式,但目前也存在许多问题。政府在这里投入巨大,修建大楼投资了七八千万。但这里供养的老人并不多,床位也有限。而且每月每张床5000元以上的收费偏高,一般家庭难以承受。“公建养老院的意义在哪里呢?如果只是有钱人才住得起,那就比较失败。”

李红兵也持相近看法。对于现有公办养老机构的改革,公办养老院要提高管理效能,具体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市、区两级公办养老院,他们的改革核心是服务对象,政府办养老院应该承担对真正需要的老人的兜底作用。第二类是乡镇养老院,虽是公办,但各方面条件较差,服务能力不足,他们主要进行公办民营的体制改革,激发活力。

冷热不均的养老生态

按照北京市的养老规划,到2015年养老机构的床位要达到12万张,也就是说,一年必须新增1万张。中国老龄科研中心主任党俊武认为,政府出资扶持养老机构开支是一种计划经济思维。如何创造条件,更加方便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业的发展,在党俊武看来,是当务之急。

但该养老院的负责人赵军告诉记者,由于运营的每一分钱都要自己出,开支很大,因此他们开灯按点儿,暖气分时段,运营一年以来也刚刚做到收支基本平衡。

王小龙的想法已经部分成为现实,去年,北京市提出对新建养老机构实行公建民营模式,即政府建设养老机构后,交由有资质的社会力量经营。

在社会老龄化形势快速发展的时候,养老逐渐成为急需解决的社会问题之一。随着老年人数量的增加,像别的大城市病一样,社会需要高效的改革措施,不同模式的养老形态竞相发展之时,公办养老机构到底能够走多远?

公办养老机构的价格没有反映出真实的成本,是一种畸形的价格。

数据显示,在2012年投入运营的养老服务机构761723张床位中,公办养老机构占近3万张,其中2万张乡镇养老机构床位空置率接近一半,而全市民营养老床位入住率超过65%。虽然都存在空置的情况,但市民政局并不认为这种空置与公私之分直接相关。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认为,“公办也有空置的,民办也有排队的,关键是你的服务能力能不能满足老人的养老需求,这是养老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养老院的冷热与其性价比呈正相关,公办养老院空置率较高的主要由于地理位置因素,主要集中在郊区乡镇养老院,即使价格不高,由于距离遥远,住在城里的老人入住意愿也不高。

积极探索建立基本养老服务制度,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王安顺

2011年年底,在北京市朝阳区和平家园,由王小龙和几个同学投资1000万元建成的占地2500多平方米、拥有100张床位的寸草春晖民营养老院开业。这家养老院主要接收不能自理的老人,同时还要对周边社区的5000多个老人做辐射性服务。上述这些的成本是:房租,每年近200万元;60多个员工,每人每月工资为2500至3000元。养老院的收入是每位入住老人每月缴纳4000至6000元费用。

火爆的公办养老院

许多老人担心,养老的运营交给市场以后,价格就会水涨船高,对于中低收入的家庭而言将难以负担,真正的养老需求得不到缓解。

在王小龙的经营账本中,民办养老院最大的支出是土地成本。“北京的土地太贵了。”

不久前,明星养老机构——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暂停了入院登记。而北京市将在今年对所有新建的养老院实行公建民营模式运营,对已有的部分公办养老机构也将实行公办民营改革。

其吸引力大主要是价格便宜,最便宜的床位只要1000多元。作为公办养老机构,养老院的场地建设以及人员成本等开支都由政府买单,这笔巨大的投资并不被视作成本,因此也没有通过增加入住费用来收回建设成本的需求,入住费用可以适度降低。在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看来,这类公办养老机构的价格没有反映出真实的成本,是一种畸形的价格。

北京市北三环外华严北里小区附近的高楼旁,坐落着一片安静的建筑群,里面设有休闲大厅和便利店等生活设施,还有阅览室、书画室和棋牌室等休闲娱乐活动场所,此外,还有一家老年病医院。这是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它不断出现在媒体上,被当做养老院一床难求的典型加以报道,曾经有媒体称其排队入住的有上万人,入住需要等100年。

公建民营的价格博弈

王小龙说,现在收支状况基本持平,1000万的建设投入可能需要10年才能回本。他认为,成本大是利润不高的重要原因,一些不需要考虑成本的公办养老院和他们同台竞争有失公平。

“像包括‘一福’在内的公办养老院的性价比,我们这些民营养老机构肯定达不到。”朝阳区寸草春晖养老院院长王小龙认为,养老市场的畸形价格,让“公私”两种养老院同台竞争“没办法玩”。

机构养老的改革之路

导读:本市目前仅有4%的人机构养老,但养老床位已存在不足。养老床位的不足,伴随的是公办、民营养老机构的冷热不均。去年,北京市提出对新建养老机构实行公建民营模式。这种方式能够解决北京的养老难题吗?

朝阳区寸草春晖养老院院长王小龙认为,养老市场的畸形价格,让“公私”两种养老院同台竞争“没办法玩”。